当前位置:首页 - 综艺信息 - 综艺节目

正午阳光主动剥离了艺人经纪营业

导读:   对互联网企业来说,他们有从原创内容开发到平台,完善的文娱产业链。自带巨大流量的互联网企业,很容易通过一个好作品,在自己的平台里培养出自己想要的明星,他们天然的就和经纪行业具有重合性。   互联网巨头的各个部门将会将从演员到制片人,从剧本到发行..

  对互联网企业来说,他们有从原创内容开发到平台,完善的文娱产业链。自带巨大流量的互联网企业,很容易通过一个好作品,在自己的平台里培养出自己想要的明星,他们天然的就和经纪行业具有重合性。

  互联网巨头的各个部门将会将从演员到制片人,从剧本到发行商所有这一切统统准备好,就像工业流水线一样,这头提出一个想法,那头出来的就是一部拍好的电影。

  但是百度系的爱奇艺在资源紧张的情况下,也要咬紧牙关投入巨资开发网络综艺,抢夺综艺的人气流量。

  华谊开始转型,逐渐发展出以艺人为核心的独立工作室,如章子怡,范冰冰,周迅等纷纷成立了独立工作室,之后更是通过持有明星公司股权,用利益捆绑的形式来谋求明星和公司的共同发展。

  乐华的创始人杜华为曾经在接受采访时说过:“像开发阿凡达一样开发艺人。”她为艺人设置的路线是整合营销,她以至今火热的阿凡达举例说,这部电影除了票房成绩斐然,它还进入到玩偶、服装等延伸产业链,其路线运营和动漫一致,在周边延伸产品开发上下功夫。“其实艺人经营的道理与此相同,可以发展衍生品,这也是我们正在着手进行的。

  2014年他们制作了《一吐为快》在百度贴吧发行,点击量超5000万。之后又陆续推出互动综艺《你是我的夏威夷》《音乐疯云榜》《百乐门》等综艺节目,而且还针对培养的明星开发了明星个人自媒体和APP工具,通过明星个人的影响力提升来觉得明星的分成收入,让明星对个人品牌IP负责,公司变成了一个平台,明星的粉丝则变成了用户。

  阿里已经开始在综艺和经纪领域布局,作为阿里系最大的对手腾讯系,在艺人经纪综艺领域怎么能落后一步呢?

  在传统经纪领域,经纪公司是以明星为中心,各个经纪公司拥有不同的明星,互相井水不犯河水,联合开发存在极大的说服成本和时间浪费。经纪行业停留在初始的经纪人业务提供当中,无法做到全面配置资源,全面开发的新的时代要求。

  相对于依靠电影电视作品获得人气的艰难,选秀节目无疑是速度最快,门槛最低的造星方式,但也是商业价值最容易快速跌落的群体。

  除了游戏领域,腾讯也在为自己的影视和文学板块开发,布局选秀节目综艺,培养造星机制。2017年,与乐华娱乐合作开发《火箭少女101》,选秀四个月,成团两个月之后,一经播出就快速的火遍全球。

  但是传统经纪公司和互联网公司的基因,是从娘胎里就不一样的。在这种情况下,乐华和腾讯闹翻了,虽然最后又符合了,但足以看明很多事情。

  正午阳光主动剥离了艺人经纪业务,放飞旗下艺人,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内容创作,其子公司东阳得闲艺人经纪公司则向更专业的经纪方向发展,采用了大牌明星用入股合作开发的形式,小牌明星则依靠公司培养,提供资源的两种制度。

  2,以湖南卫视的快乐大本营,超级女声,到浙江卫视的中国好声音和央视好歌曲等等节目可以看出,这类节目以“过五关斩六将的关卡类”互动游戏为本质,以内容为“明星+观众+游戏”模式,至今依然广受欢迎。

  这种别具一格的尝试让他们引起了资本市场的青睐,2015年获得中兴合创、光线传媒、旺家资本等A轮投资,2016年获得千合资本A+轮融资。

  有的作品明明某个明星饰演会适合,但就因为是对手公司而不被采用。某个项目大家共同开发,各自拿出优质资源支持才能共同盈利,但就因为是竞争对手,而宁愿项目黄了也不互利共赢。

  而对互联网公司而言,做到这一步,等于也就掌控了调配文娱资源的那只大手,从艺人到电影公司,全都变成了巨头手中的一枚棋子。

  阿里巴巴,腾讯,百度,今日头条等互联网巨头的战场,从互联网产品杀到了科技领域,从科技领域杀到文娱领域,从线上到线下,战火熊熊燃烧到了综艺和艺人经纪领域。

  娱乐明星是最大流量个体,而综艺节目是最好的造星工具,在这场战争里,各大互联网公司从综艺制作,到成立经纪公司抢夺头部明星,没有放过这条产业链上的任何一个环节。

  但是像乐华这种想要在A股市场上市IPO,梦想成为中国CAA的公司,腾讯要投资参股,金额数目肯定会很大,大到超出腾讯在艺人领域的投资底线。

  爱奇艺是BAT三家中最注重垂直类综艺的公司,其通过综艺节目打造全娱乐产业IP,节目与选手经纪业务、线下活动。

  2018已经过去半年,腾讯视频的综艺战略已经掀开半遮半掩的轻纱,它将重点布局偶像产业链,通过优质的内容产生偶像,偶像成为内容生产者再创造新的内容价值链,形成产业链闭环。

  在2009年底华谊兄弟财务报表上,“艺人经纪和相关业务”作为其三大主营业务,占全年收入超过百分之而是。但到了2013年,这项业务仅占百分之八,在2014年,财报上已经不再显示这项收入。

  但九月的帐,借的快,还的也快。网综选秀明星低门槛发家快,但没有作品傍身的他们过气也非常快。

  乐华娱乐CEO杜华曾在接受采访时坦言,“面对华谊兄弟、光线传媒这些强敌,我们的出路在哪里?我们的定位是:90后粉丝经济、韩流、国际化”。

  在商言商,腾讯想要的是乐华娱乐的艺人,乐华娱乐想要的是腾讯的平台和投资。

  从综艺到选秀制作,从经纪行业到直播工作室,互联网巨头和传统明星经纪企业抢人的战国争霸已经打响。

  在这个阶段,综艺节目关于造星已经摸索出一套切实可行的套路,只要有平台,有流量,通过网络媒体传播炒作话题度,制造炒作节目里的梗,就可以吸引大量关注,拥有大量的人气,迅速与商家达成合作,在几个月的时间内走完传统明星几年要走的路。

  比如热度传媒就走出了一条与众不同的互联网艺人经纪之路,他们是守家制作发行直播互动经纪的公司。通过在线演艺直播——新媒体影视剧综艺---美女游戏直播社区+电商搭建了一条闭环的生态链,走的是从主播到网红再到艺人,明星的进化体系。

  因为阿里的电商基因,阿里的综艺节目制作理念也偏向于综艺和电商之间的互动,比如谢霆峰的《峰味》、蔡康永的《第101只眼》《美味的猎手》,以及《脑大洞开2》等均是内容与电商、消费打通的项目。

  在文娱综艺领域,一档节目的流量最后不止沉淀于收视率,大多流量会转化成明星的粉丝,明星是最具价值可开发性的产品,粉丝用户化运营则是明星必须看到的市场未来。

  相对于依靠电影电视作品获得人气的艰难,网综选秀节目无疑是速度最快,门槛最低的造星方式。

  但因为企业文化和产品线导致的战略不同,传统经纪企业与互联网公司的合作从一开始就是各有心思,互联网平台要的是明星经纪公司辛苦培养出来的优质艺人,经纪公司要的是互联网公司提供的流量导入和网综平台,以及其健全的文娱开发产业链,可以帮助传统公司对明星进行最大程度的价值挖掘。

  而这种寄生关系的存在,也使得好莱坞常见的以“项目”为基础的制片模式很难在国内实现,或者很难得到最好的实施。中国影视剧市场仍然是以投资为主导的畸形市场,因此,影视制作公司垄断着话语权,必然无法孕育出像CAA这样伟大的独立经纪公司,也注定难以诞生真正伟大的作品。

  如果有一家经纪公司能把节目的所有艺人备齐,不仅制作方省心,经纪公司也将一改过去的被动追星,变成主动做项目。

  现在,不管是超级网综间的直接对抗,还是成立经纪公司对明星的抢夺,或者营销、数量的加码。

  这也是互联网巨头们正在布局催生的行业未来!!整个文娱行业的未来,规模化,工业化,流水线生产的未来。

  而和传统综艺相比,网络综艺也出现了资源不受限制,可以同时开发多档综艺节目。制作周期更短,成本更低,比如火箭101节目,制作四个月,成团两个月就迅速火爆,这在传统综艺领域是完全不能做到的事情。

  旧有的综艺制作发行体系完全被互联网撇开了,综艺节目的格局从电视台自制综艺,完全进入了网络综艺的大时代。

  即使是半互联网半传统企业的直播公司,也没有放弃追赶,正在努力打造四级进阶的网红培养模式,多数字化全领域开发个人IP价值,让明星产品化,粉丝用户化。

  在过去由于影视圈演艺圈的封闭,当时的电影制作公司会把制作的电影只给自己公司的明星出演,其他新人很难进入这个圈子,获得资源。

  如何保证选秀明星的可持续性成长,在这个领域,艺人经纪市场现如今各方都在尝试不同的道路。

  今年是乐华融资最好的时间点,招商证券已经为乐华娱乐进行了第一轮的上市辅导。和腾讯合作的火箭101更让乐华娱乐扭亏为盈,并且让投资人看到了其公司巨大的市场前景。

  之后,杨幂成立个人工作室,培养出了热巴这个明星,像一股新鲜的风气一样,给行业带来了新的变化。

  互联网巨头要你辛苦培养的明星,而传统经纪企业只能借用巨头的平台,占不到巨头全产业链开发明星的优势价值,致使合作权利不对等,折让冲突的火药,被遮掩在了合作签约的炸药桶之下,而迟早要炸出来。

  阿里影业当时表示,这家新公司将专门培养管理艺人,艺人在娱乐领域是非常重要的角色。而这家公司将利用阿里文娱生态链本身的优势,补足阿里在艺人培养领域的空白,提升阿里的综艺制作能力。让阿里文娱链形成从明星到平台,从产业链上游的原创内容,到下游周边衍生品开发,从影视制作到游戏开发的完整生态。

  不是腾讯没钱,而是腾讯对偶像养成领域的认知,决定了腾讯不可能大笔资金参与乐华一轮又一轮融资计划。

  今日头条系下的西瓜视频,在上个月正式宣布进军自制综艺领域,未来一年西瓜视频将投入40亿,生产移动原生综艺IP。首档综艺将与银河酷娱合作,是由汪涵主持的互动类型综艺《头号任务》。银河酷娱CEO李炜称其为“首档全民神操作挑战综艺”。

  因为在腾讯看来资金有平台,有流量,有内容作品,轻轻松松可以培养起偶像艺人,偶像艺人又是一个容易过气的工业消耗品,韩国大量的男团女团偶像艺人养成,在曝光量集中的时候拥有巨大的流量,但在全民视觉疲惫之后就迅速过气,无疑证明了这一点。

  互联网巨头拥有自己的原创文学库,自己的影视制作公司和播放平台,如果补全成熟的经纪人链条后,就会发现当他们发现一部好作品时,他们只要在内部提交一个流程,剩下的所有事情他们都不用再操心,不用再去找演员,制作人,编剧等等。

  现在的互联网产业,争夺流量的关键在于要能打造一个闭环的生态圈。这个生态圈圈能够十年二十年的留住用户,大量有效用户的留存,即可不断的给平台其他项目带来大量的潜在用户。

  无论是互联网公司的流水线选秀培养开发,通过其产业生态进行持续的价值开发维护。

  这也导致国内的明星资源掌握在各个经纪公司手中,其明星资源难配合互联网进行整合开发,山头林立的传统形态,让经纪人行业在网络化时代下,被互联网视为必须进军改变的领域。

  为了吸引用户,让用户能够在自己的产品上停留更多时间,互联网公司在抢滩电影市场之后,肯定不会忽略综艺节目带来的巨大人气流量,必须加入市场抢夺。

  这种情况下,传统的经纪公司因为其积累的强大资源,转向互联网天使投资人方向。培养艺人变成了投资,经纪公司提供资源资金培养艺人,艺人成长起来则占有股份,共享发展红利,获得投资回报。

  在这场纠纷里,孟美岐、吴宣仪、紫宁是腾讯能找到的最好的人选之一,现在歌舞能力面面俱到的年轻偶像苗子太少了。对乐华娱乐来说,孟美岐、吴宣仪、潇潇三个人合在一起肯定能赚钱,如果腾讯把孟美琪和吴宣仪拿走了,乐华的IPO计划都可能会受到影响搁浅,还赚个啥钱?

  在综艺上,乐华和腾讯的合作,制造了综艺节目《火箭101》的爆红,似乎印证了乐华这条路的可行性。

  年年有新人,代代出网红,每年都有大批的选秀新人涌现,更有不少人在综艺节目选秀期拥有巨大的人气和话题量。

  在这一部分,互联网公司的美拍推出了“M计划”,陌陌则主打“陌陌造星”项目。而传统艺人经纪公司,也选择拥抱互联网,在尝试新的可能。

  华谊是制作方起家,不但是国内最大的影视公司龙头,更执国内经纪行业的牛耳,曾拥有中国影视行业过半的艺人经纪约,坐拥行业半个江山。

  BAT三巨头的百度在文娱领域落后于阿里和腾讯的全产业链开发,虽然业务产品线的数量不能和腾讯阿里相比。

  阿里巴巴旗下子公司优酷,除了推出综艺节目《火星情报局》《圆桌派》,更与湖南卫视,灿星娱乐联合制作《这!就是街舞》系列综艺,以及与优制娱乐开发《这!就是铁甲》等系列.....

  在国外,明星和制作企业是分开的,明星归属于各个不同的经纪公司,但在国内,明星大多都是属于电影公司旗下,经纪公司变成了制作公司的附庸,明星面临排队等资源等问题,无法对艺人进行更好的开发。

  在其他艺人经纪发展方向,正午阳光,嘉行传媒也在用一种更稳健的发展方式,探寻艺人经纪未来的方向。

  在2018年的爱奇艺,它的综艺重点仍然放在垂直类综艺方面,包括嘻哈类、脱口秀类、街舞类、机器人格斗类、萌娃类等细分类型,以期小切口大投入获得高收益。

  腾讯和乐华娱乐的合作,腾讯更想要的是作为一个艺人提供基地,只给腾讯提供艺人就好,但乐华最不希望看到的就是腾讯只要艺人,而不帮助乐华融资发展,完成其在资本市场的上市。

  如果不是之后随着影视娱乐行业的繁荣发展,明星和公司之间的商务合作更加频繁,面临更复杂的商务和法律问题,在巨大的市场需求下,众多的影视公司内部才出现了“影视经纪人”的岗位,这种形式在如今,变成了影视制作公司控股成立的经纪公司,用来管理自己的艺人,但还保持着当初的传统形式。

  乐华其实自己也知道,如果腾讯真的要开始大搞偶像市场,不和腾讯合作的话,自己很难再找一个腾讯这样的巨大流量和成熟流媒体平台。

  曾经号称永远不制作综艺的今日头条,也在八月宣布要进军综艺制作,对于想进入第一梯队的今日头条,加大砝码紧随BAT阵营,自己打自己的脸也就不算什么奇怪的事情了。

  在这方面,杨幂工作室培养的迪丽热巴案例堪称典范。他们根据迪丽热巴自身属性分析其市场用户画像,为其定位市场位置,通过作品助推,提供了《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丽姬传》等作品,在积累路人缘之后,通过《跑男》综艺和粉丝之间的亲民互动,一举成功打造热巴的个人长久价值。

  2016年9月,腾讯影业宣布了自己全艺人领域独家战略合作伙伴——撲度娱乐,这家才创业不久的公司被腾讯投资之后,将配合腾讯的电影,游戏,动漫,文学,电竞板块联合,在挖掘艺人还有网红打造方面形成互补支持,以经纪业务为延伸,在内容开发层面挖掘更多可开发价值。

  这样一来,经纪与明星之间的关系就从经纪公司服务明星变成了明星充当经纪公司项目的棋子。经纪人就从服务明星的保姆一下子变成了控制明星的玩家,互联网公司则从明星的合作者一下子变成了明星的主人。

  曾经中国综艺节目的核心是电视台,但在互联网的视频平台出来后,制作好综艺节目直接就可以在视频平台播放,不需要再通过传统的电视体系,这等于革新了综艺产业链。

  或者是网红经纪公司瞄准直播领域的主播到明星之路,都说明了明星经纪发展的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在国内,一部综艺或者电影从提出构思到正式运营盈利一般都要经过两到三年的准备时间,但如果有互联网公司做出“一站式购齐”的服务,那么这个时间将会大大缩短。

  从春节联欢晚会,正大综艺,综艺大观,这类综艺相对以歌舞联欢为主,其内容方式以”明星+表演”为主要演出方式。

  和兄弟公司阿里影业合作成立了综艺节目公司和艺人经纪公司酷漾娱乐,实现了自我造星链条的打通。

  综艺节目是选秀制造最大的载体平台,而国内的综艺节目也历经了三个时期,选秀的内容模式也可以分为三种。

  最早的时候,经纪人曾被称为“穴头”“猎头”等称呼,通过这些称呼,可以明显的看到在早期的明星经纪产业,经纪人更多的是作为一个中间介绍商的形式,为明星提供业务介绍,从中间抽取提成。

  而最近和腾讯因为创造101合约事件的热门,乐华娱乐这个明星经纪公司却选择了另一条发展之路。

  视频网站2018年开始竞争环境都会越来越激烈,优酷对好项目无上限投入,爱奇艺预算超百亿,腾讯视频则在自制超级网综的同时拿下了多档头部综艺的独播权,今日头条四十亿进入自制综艺。

  但中国经纪人行业起步特别晚,在1979年才出现明星经纪的雏形,1998年才成立了第一家专门的经纪公司。发展时间的短暂,造成了行业发展不成熟,没有出现像美国CAA一样的行业巨头。

  在巨头纷纷入侵的经纪领域的时代,传统行业几乎不可能抗衡得了贪婪的互联网巨头,古代有个典故叫假道伐虢,在巨头们的经纪业务成熟之后,传统经纪公司只能面临着被兼并的未来了。

  当巨头们在文娱领域全面出击,布局全局的时候。一些小资本的互联网企业以其敏锐的嗅觉,更灵活迅速的策略,也纷纷杀进了这片红海,瞄准了巨头目光外的直播造星垂直细分领域。

  最后乐华娱乐退出腾讯联盟,隔了一个周之后又回来火箭101,也许是乐华和腾讯在冷静下来意识到,和则两利,分必有害。双方放下争执,各退一步,达成了新的合作互补协议,远比一拍而散对双方更加有利。

  而在商业开发爱奇艺上有一些难能可贵的新亮点,其中包括自有品牌矩阵,APP矩阵整合的互动玩法和营销运营。不但开发了《中国新说唱》《大学生来了》《中国有嘻哈》等刷屏节目,更制作了《偶像练习生》,引爆明星制造的风潮,实现了其超级网综吸引流量的价值。

  在国泰君安的研究报告里声称,预计到2020年,中国艺人经纪市场规模有望达到千亿级别,行业未来年增长率保持在30%。有娱乐行业内专家声称,国内未来会出现市值200亿以上的艺人经纪公司,艺人经纪,一时间成为文娱产业新的风口。

  因为附庸制作企业山头主义的经纪公司们,根本独自去生存壮大。而因为影视行业互相竞争下显露的山头主义,更让有些作品的联合开发变得遥不可及,艺人们也变相的被限制在了各个制片公司。

  如果乐华娱乐不和腾讯玩,那么在试图冲击IPO的关口,乐华娱乐自己一个人以后可能就更难玩转一切。

  乐华是希望腾讯能够成为其投资方,帮助乐华娱乐融到B轮,C轮和上市前最后一轮,有腾讯的投资,则乐华娱乐的估值很容易被资本市场高估。

  IP化概念自诞生以来,迅速的受到互联网和文娱行业的追捧。明星天然就是最好的IP品牌,每个明星背后都有大量的粉丝受众。明星产品化,粉丝用户化,是互联网对传统文娱行业改革的方向。

  2017年5月,张宇识第一次登上了脱口秀商演的舞台,就赢得了大家的关注,很快成为了优秀的脱口秀演员。在这之后,他也成了东方卫视《今晚80后脱口秀》及网络综艺《吐槽大会》、《脱口秀大会》的编剧。

  为此,这家2009年成立的公司主要业务分为音乐,影视,明星经纪,综艺四大板块,以明星为核心,对其进行全面的捆绑开发,也借此向制作领域发起冲击,实现乐华娱乐的多元化战略。

  但随着网络时代的发展,这些老牌经纪公司面临事业转型的难题。由于不能提供有效的资源,旗下的艺人纷纷逃离。

  腾讯在艺人培养领域,投资了一些公司,比如闻澜之类的娱乐公司,但是没有投资乐华。这也许是因为腾讯出于谨慎的原因,投资的闻澜这些公司规模小,成立时间短,公司估值不高,腾讯投资的话给个A轮,几百万到两三千万就可以合作。

  腾讯更看重的是内容和平台建设,至于偶像艺人,在腾讯看来只是快速消耗的流量工业产品。腾讯自己在试图探索一套适合中国的偶像培养方法,决定了乐华娱乐只是腾讯战略的一个过度阶段,腾讯不可能大手笔资助乐华,用乐华的模式去培养韩式偶像。

  在这种情况下,传统的演艺经纪公司,受行业本身的限制,国内经纪公司做得再好,规模再大,也不过是上百个明星,年利润几亿,无法与阿里巴巴、腾讯等员工数万、年收入几千亿的互联网巨头相比。

  借着和传统经纪公司合作熟悉明星资源,但在巨头强大的平台流量下,个人经纪公司很难给旗下艺人更好在条件,留住明星艺人,艺人很可能会纷纷出走,比如乐华不止与腾讯视频因为明星艺人闹过风波,更与爱奇艺的《偶像练习生》因为签署合约发生纠葛。综艺节目在这种情况下,留给传统经纪人行业没有几年时间了。

  互联网企业在进入综艺制作的初期,各家公司都选择了与传统经纪公司合作,因为在目前,明星艺人的资源大多还在这些旧有的经纪人手中。

  第三种则是以《偶像练习生》,《火箭101》这种类似于韩国明星制造的综艺节目,通过艺人表演演艺,团体对抗,观众之间的投票参与,最后成为一款明星养成游戏。

  这造成的行业问题不止让电影项目制作变成困难,让综艺节目制作也变得困难。要知道在国内,要制作一个节目,既要找主持人,又要找演员,还要找制片人,剧本作家等,总之,需要和一大批不同的经纪人打交道,有时候因为这些原因很难集合开发。

  之后,撲度娱乐和腾讯TGL团队合作开发的王者荣耀游戏衍生情景剧《倔强的王者》《集结吧王者》上线,并取得不俗成绩,实现了游戏和综艺的联动。

  这是一条类似于世界最大经纪公司caa捆绑销售开发的规划,培养自己的娱乐产业链,为公司的业务发展提供新的增长,并为明星提供作品出演的机会。

更多相关文章推荐阅读:

8月21日播出的这一期邀请了NEWS手..

朕的刺客女友仍旧更新到第十六集了

浏览排行
相信鹿晗与关晓彤的感情没有一丝杂质
结果导致本人的腰部随处骨头错位
斗鱼依然造成了一个良性轮回
也跟跟着电视题材的改进而来的
《萤火奇兵》一个有普世价值观又妙..
现场点评的评委阵容十分宏大
各家公司都采取了与古代经纪公司团结
正午阳光主动剥离了艺人经纪营业
怎么保障选秀明星的可赓续性发展
栏目推荐
现场点评的评委阵容十分宏大
不是刚出道就拿着己方的流量去投入综艺
也跟跟着电视题材的改进而来的
结果导致本人的腰部随处骨头错位
斗鱼依然造成了一个良性轮回
玄月底会暂停正在日本的演艺举动
34岁王媛可正在2012年与艺员王雨完婚
各家公司都采取了与古代经纪公司团结
靠明星本人即兴施展的

我要久久综合色久久,亚洲伊人色综网,